<menuitem id="pdfpt"><strike id="pdfpt"></strike></menuitem>
<menuitem id="pdfpt"><strike id="pdfpt"></strike></menuitem><cite id="pdfpt"><video id="pdfpt"><menuitem id="pdfpt"></menuitem></video></cite>
<var id="pdfpt"><video id="pdfpt"></video></var>
<var id="pdfpt"><video id="pdfpt"></video></var>
<var id="pdfpt"><strike id="pdfpt"></strike></var> <var id="pdfpt"></var>
<var id="pdfpt"></var>
<var id="pdfpt"></var>
<cite id="pdfpt"></cite>
向中國人脫帽致敬 閱讀答案 - 下載本文

向中國人脫帽致敬 閱讀答案

記得那是十二月,我進入巴黎大學。我們每周都有一節對話課,為時兩個半鐘頭。在課堂上,每個人都必須提出或回答問題。問題或大或小,或嚴肅或輕松,千般百樣無奇不有。 入學前,云南省《滇池》月刊的一位編輯向我介紹過一位上對話課的教授:“他留著大胡子,以教學嚴謹聞名于全校。有時,他也提問,且問題刁鉆古怪得很。總而言之你要小心,他幾乎讓所有的學生都從他的課堂上領教了什么叫做‘難堪’……”

我是插班生,進校時,別人已上了兩個多月課。我上第一堂課時,就被教授點著名來提問:“作為記者,請概括一下您在中國是如何工作的。”我說:“概括一下來講,我寫我愿意寫的東西。”我聽見班里有人竊笑。教授彎起一根食指頂了一下他的無邊眼鏡:“我想您會給予我這種榮幸:讓我明白您的首長是如何工作的。”我說:“概括一下來講,我的首長發他愿意發的東西。全班“哄”地一下笑起來。那個來自蘇丹王國的阿卜杜勒鬼鬼祟祟地朝我豎大拇指。教授兩只手都插入褲袋,挺直了胸膛問:“我可以知道您是來自哪個中國的嗎?”班上當即冷場。我慢慢地對我的教授說:“先生,我沒聽清楚您的問題。”他清清楚楚,一字一句,又重復一遍。我看著他的臉。那張臉,大部分掩在濃密的毛發下。我告訴那張臉,我對法蘭西人的這種表達方式很陌生,不明白“哪個中國”一說可以有什么樣的解釋。“那么,”教授說,“我是想知道:您是來自臺灣中國還是北京中國。”

雪花在窗外默默的飄著。在這間三面墻壁都是落地玻璃的教室里,我明白的感受到了那種突然凍結的沉寂。幾十雙眼睛,藍的綠的褐的灰的,骨碌碌瞪大了盯著三個人來回看,看教授,看我,看我對面那位臺灣同學。

“只有一個中國。教授先生。這是常識。”我說。馬上,教授和全班同學一起,都轉了臉去看那位臺灣人,那位黑眼睛黑頭發黃皮膚的同胞正視了我,連眼皮也不眨一眨,冷冷地慢慢道來:“只有一個中國,教授先生。這是常識。”話音才落,教室里便響起了一陣松動椅子的咔咔聲。教授先生盯牢了我,又遞來一句話:“您走遍了中國嗎?”“除臺灣省外,先生。”“為什么您不去臺灣呢?”“我走遍了大陸,但我無法走過臺灣與大陸之間的海峽,先生。不過,待到海峽上搭起橋來,臺灣與大陸連成一片的時候,我會‘走’到臺灣去的,先生。”“那么,”教授將屁股放了一邊在講臺上,搓搓手看著我,“您認為在臺灣省問題上,該是誰負主要責任呢?”“該是我們的父輩,教授先生,那會兒他們還年紀輕輕哩!” 教室里又有了笑聲。教授卻始終不肯放過我:“依您知見,臺灣問題應該如何解決呢,如今?”“教授先生,中國有句老話,叫做‘一人做事一人當’。我們的父輩還健在哩!”我說,也朝著他笑,“我沒有那權利去剝奪父輩們解決他們釀就的難題的資格。”我驚訝地發現我的對話課的教授思路十分敏捷,他不笑,而是順理成章地接了我的話去:“我想,您不會否認鄧小平先生該是你們的父輩。您是否知道他是如何想解決臺灣問題?”“我想,如今擺在鄧小平先生桌面的,臺灣問題并非最重要。”教授濃濃的眉毛如旗般展開來:“什么問題才是最重要的呢,在鄧小平先生的桌面上?”“依我之見,如何使中國盡早富強起來是他最迫切需要考慮的。”教授將他另一邊屁股也挪上講臺,換了個更舒服的姿勢坐好,依然對我窮究下去:“我實在愿意請教下去:中國富強的標準是什么?這兒坐了二十幾個國家的學生,我想大家都有興趣弄清楚這一點。”

我突然一下感慨萬千,竟恨得牙根發癢,狠狠用眼戳著這個刁鉆古怪的教授,站了起來,一字一句地對他說:“最起碼的一條是:任何一個離開國門的我的同胞,再也不會受到像我今日承受的這類刁難。”

教授倏地離開了講臺向我走來,我才發現他的眼睛很明亮,笑容很燦爛。他將一只手掌放在我的肩上,輕輕說:“我絲毫沒有刁難你的意思,我只是想知道,一個普普通通的中

國人是如何看待他們自己的國家的。”然后,他兩步走到教室中央,大聲宣布:“我向中國人脫帽致敬。下課。”

出了教室,臺灣同胞與我并排兒走。好一會兒后,兩人不約而同地看著對方說:“一起喝杯咖啡好嗎?”

1、請用簡明扼要的語言概括本文主要內容。(2分)

2、有人認為第(2)自然段插入對教授的介紹與全文的中心關聯不大,應該刪去,你同意這個說法嗎?談談你的理由。(3分)

3、本文的語言富有表現力,請從下面兩句話中任選一句,抓住加點的字詞進行賞析。(2分)

(1)我突然一下感慨萬千,竟恨得牙根發癢,狠狠用眼戳著這個刁鉆古怪的教授。 (2)教授倏地離開了講臺向我走來,我才發現他的眼睛很明亮,笑容很燦爛。 4、對文章內容和寫法理解分析有誤的一項是 ( ) (2分) A、文章主要以對話展開情節,在睿智的課堂問答和激烈的思想交鋒中盡顯人物的性格。 B、文中“連眼皮也不眨一眨,冷冷地慢慢道來……”運用細節描寫,傳神地表現出臺灣同學對課堂對話不感興趣,懶得回答。

C、“教授濃濃的眉毛好像一面旗子展了開來,向上升起。”這里運用比喻,形象地寫出了他微妙的變化。

D、“我向中國人脫帽致敬”,表達了教授對“我”不卑不亢、機敏應對的表現的由衷欽佩。

5、結尾對于文章而言往往有意想不到的效果,好的結尾耐人尋味。試從內容和表達的角度,談談本文的結尾“味”在哪里。(4分) 答案:

1、我在巴黎大學的對話課上,有禮有節、爭鋒相對地回擊了教授的故意刁難,贏得了教授和同學們的尊重。

2、不同意。因為這段內容是對教授的側面描寫,交代了這位教授教學嚴謹,提問刁鉆古怪的特點,使“我”未見這位教授,先對他已有所了解,為下文回答教授的提問作好了心理準備;另一方面也為下文教授向我提出一系列刁鉆的問題埋下了伏筆。

3、(1)“狠狠用眼戳著”形容“我”目光銳利,如同利劍般直刺教授,表現了對教授的憤慨之情。(2)教授此時已被“我”的精彩回答所折服。“倏地”就表現了他的極度興奮,“眼睛明亮”“笑容燦爛”都是教授的內心情感的外在表現,也是“我”眼中教授的新形象。 4、正確答案 B,這段細節描寫不是表現出臺灣同學對課堂對話不感興趣,懶得回答。而是表現了他同樣對教授如此的提問說法表示不滿與不屑。

5、內容上:我倆并排兒走、不約而同地邀請對方表明在我們心中達成了“一個中國”的共識也意味著是兩岸青年的共識;在“一個中國”的前提下,兩岸青年的結成同盟,融洽相處,發人深思;表達上:獲得教授與大家的尊重和贊賞后,我倆內心的輕松、坦然與緊張的課堂氣氛形成對比,張弛有度,很有韻味。





日本高清免费毛片大全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唯爱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