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pdfpt"><strike id="pdfpt"></strike></menuitem>
<menuitem id="pdfpt"><strike id="pdfpt"></strike></menuitem><cite id="pdfpt"><video id="pdfpt"><menuitem id="pdfpt"></menuitem></video></cite>
<var id="pdfpt"><video id="pdfpt"></video></var>
<var id="pdfpt"><video id="pdfpt"></video></var>
<var id="pdfpt"><strike id="pdfpt"></strike></var> <var id="pdfpt"></var>
<var id="pdfpt"></var>
<var id="pdfpt"></var>
<cite id="pdfpt"></cite>
西方社會學理論名詞解釋2 - 下載本文

7. 感召權威(Charisma),(韋伯)

個人魅力型的統治是建立在對具有出色感召離的領袖人物的擁戴和信仰基礎上的。韋伯認為,這必須包含兩方面因素,一方面,作為社會精英的領袖人物本身在人格力量或個人才能上具有非凡的、超人的特征,使他不同凡響,具有特殊的吸引力和感召力,從而能成為個人魅力型人物;另一方面,領袖人物的追隨者們也有擁戴和服從這種領袖人物的需要,這種心理需要使他們表現出對領袖人物的狂熱崇拜和盲目服從。

韋伯不主張從某種政治立場或道德價值觀出發,去評價個人魅力型人物所具有的那種特殊品質的善惡好壞,在他看來,關鍵在與這種特殊品質是否具有感召力,能不能贏得崇拜者和追隨者。韋伯關心的是這種人物實際造成的感召力,至于說他們給歷史帶來的到底是正面的還是反面的影響,從他的研究立場來看是無關緊要的。

同傳統型同志相比,個人魅力型統治是一種“巨大的革命力量”。因此,個人魅力型統治或權威往往伴隨著社會革命運動而出現。這種權威的性質一般是打破傳統、破壞現存的秩序。正是這種反對傳統的、非同尋常革命導致一種新的觀念系統、行動取向直至社會結構的產生。作為個人魅力型權威的領袖人物往往具有強烈的使命感,而受到感召的群眾則常常懷有對領袖的狂熱效忠精神。這二者的結合,便促成了個人魅力型統治的出現。

韋伯指出,這種統治類型具有暫時性的特點。當個人魅力型領袖人物在世時,一般尚能保持這種統治形式,但它隨著某一具體的領袖人物的去世,這一統治形式中所潛在的內部矛盾便暴露出來,并日益激化。于是,為保證統治的相對穩定性,制定必要的規章制度、建立完善的組織形式便提到議事日程上來。個人魅力型統治也隨之或轉化為傳統性統治、或轉化為法理型統治、或變為二者的某種混合物。

8. 方法論個人主義(韋伯)

在韋伯看來,社會學研究人的行動,是因為每個人都賦予它一定的“意義”。行動之所以是有意義的,是因為某個或若干個行動者將其主觀意義與其行動聯系起來,不論這種行動表現為對某件事情的放棄或是對某件事情的忍受。韋伯還強調,這里所說的“意義”并非是指“客觀上正確的”、或從形而上學意義上講是“真實的”那種意思,而是指行動者主觀的認為即社會學上的意義。在韋伯看來,社會行動之所以是可理解的,是因為個人賦予其行動的主觀意義是可以理解的。

9. 理想類型(韋伯)

韋伯認為,社會科學也應當像自然科學那樣,可以對所研究的對象獲得規律性的認識并給予因果性的說明。“理想類型”便是社會學在這方面的特殊認識工具。它是研究者為研究社會和解釋現實的一種概念工具。

從方法論的角度來看,它具有明顯的康德主義色彩,是康德哲學中關于人類先天認識形式的思想在社會學中的發揮。韋伯去掉了康德哲學中先驗論的思想。韋伯所關心的不是認識范疇的先驗來源,而是認識范疇作為概念工具的現實作用。

韋伯建立理想類型的思想動機之一,是為了避免當時流行的歷史學派個別化和特殊化的研究方法的缺陷。在他看來,任何科學系統都不可能把現實中的所有個別現象都包括進去,因為科學本身在一定意義上說就是一種抽象。慣常使用的概念工具常常面臨兩種困境,即:或是由于概念過于寬泛,使其失掉現象的某種具體特征,或是由于概念過于狹窄,無法包容相關的現象,而他所致力建設的理想類型正是要擺脫上述困境。

理想類型具有如下特點:

① 它作為理智上構造的概念工具,具有高度的概括性、抽象性,因而不同于經驗事實;

② 它作為考察現實的概念工具,又是在對繁多的經驗進行整理后,突出了經驗事實中具有共性的或規律性的東西,使之成為典型的形式。

理想類型作為現實的某種變異形式,與現實本身保持有一定的距離。韋伯指出,現實中的行動只有在極少數情況下,其過程與理想類型中的過程類似。

韋伯關于理想類型的思想具有極為重要的方法論意義,它是韋伯用以進行歷史的和社會學的比較研究的根據,也是他比較社會學的方法論基礎。

10. 資本主義精神(韋伯)

在韋伯看來,那些具有典型資本主義精神的那些思想,即個人把努力增加自己的資本并以此為目的的活動視為一種盡職盡責的行動,把賺錢本身看作一種目的,當作一種職業責任,被看作是一種美德和能力的表現。

韋伯指出,他所使用的資本主義概念具有特定的含義,即是當時西歐和美國那種典型的現在資本主義,而不是泛指一切。他認為,盡管資本主義的某些因素在此之前早已出現,并一直存在以各個地方和各個時期,但這樣的資本主義全然缺乏上面所說的那種現代資本主義的特殊的精神氣質。

韋伯指出,資本主義不等于貪得無厭和金錢欲。后者普遍存在于任何時代、任何國家和地區、任何社會和任何階層中。他指出:“貪得無厭決不等于資本主義,更不等于資本主義精神。相反,資本主義到是可以等同于節制,或至少等同于合理緩和這種不合理的沖動。”資本主義無疑是與追求利潤有著一致性的,但這是建立在合理的進行計算與(形式上)和平營利機會上的。真正的資本主義經營依靠的是企業中資本的合理使用和對勞動的合理組織。這樣,韋伯就把他所說的資本主義同“掠奪型的資本主義”區分開。

另外,韋伯還將它同被稱作“傳統主義”的生活態度進行了比較。韋伯指出,資本主義精神同傳統主義的態度正相對立。資本主義不斷發展的過程,就是傳統主義不斷被克服的過程,克服傳統主義的關鍵既是使勞動本身成為目的、成為人的一種愿望,成為一種倫理責任,直至把勞動視為一種天職。

11. 解釋性理解(韋伯)

“理解”即可表現為理智上和邏輯上的即“合理明晰的”,又可表現為情感體驗的和藝術感受的即“移情明晰的”。他認為,移情的再體驗并不是對意義解釋的絕對條件。相反,要使理解是“合理的”,就必須與理智上、邏輯上的解釋結合起來。這正式韋伯與狄爾泰等人非理性主義的區別所在。韋伯認為,理解和解釋并不是相互排斥的,恰恰相反,他們是相互關聯、相互說明的。因此,必須把理解和解釋聯系起來考慮,理解是解釋的前提,理解是能被解釋的。在某種意義上說,理解就是一種解釋。反過來說也一樣,解釋也是一種理解。按韋伯自己的說法,即我們把對行動意義系列的理解視為對行動實際過程的一種解釋。

這種“理解”方法在實際應用時遇到困難。在韋伯看來,“理解”應是建立在行動者對其行動意義或動機具有明確認識的前提上,這也是行動作為人的行動所具有的特點,然而,連韋伯自己也沒意識到,在現實中,人們的行動往往并不是都被明確的賦予了某種意義的,行動者對其行動常常處于“半意識的”或完全“無意識的”狀態。不解決這一矛盾,理解辦法就面臨困境。





日本高清免费毛片大全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唯爱网